从去年盼到今年,由毓钺编剧,陈佩斯导演,陈佩斯、陈大愚父子共同主演,大道文化制作出品的原创话剧《惊梦》,终于在8月18日至21日登上国家大剧院戏剧场的舞台,迎来

从去年盼到今年,由毓钺编剧,陈佩斯导演,陈佩斯、陈大愚父子共同主演,大道文化制作出品的原创话剧《惊梦》,终于在8月18日至21日登上国家大剧院戏剧场的舞台,迎来
从去年盼到今年,由毓钺编剧,陈佩斯导演,陈佩斯、陈大愚父子共同主演,大道文化制作出品的原创话剧《惊梦》,终于在8月18日至21日登上国家大剧院戏剧场的舞台,迎来了该剧的北京首演。果然不负众望,这是一部令人惊喜、惊叹的原创舞台佳作。祖孙三代“隔空同台”《惊梦》的剧本令人惊叹。作为“戏台三部曲”的第二部,《惊梦》延续了毓钺与陈佩斯上一部合作作品《戏台》的风格,依旧讲述了一个戏班在乱世中挣扎求存的故事。但是相比《戏台》,《惊梦》又有了突破和提升,更加宏大,更加深刻,不再停留在对喜剧的探索上,而是充满了令人悲喜交加的复杂人生况味。演出一开场,随着陈大愚饰演的迷恋昆曲的“少东家”常少坤一登场,其台词、动作、神态反应就已经引得观众们开怀大笑。紧接着,在国共两军对垒、枪林弹雨、战火纷飞的环境中,陈佩斯扮演的昆曲大班班主带领着和春社众人一一亮相。这是陈氏父子二人首次在话剧舞台同台。面对残酷战争背景,面临着饥饿潦倒、走投无路的现实困境,老班主童孝璋为了一班人马的生存,也为了和春社的金字招牌,只得在两军对垒中周旋应对。最令全场爆笑的,是陈佩斯饰演的班主在为官兵演出的《白毛女》中,亲自演绎“黄世仁”这一角色,差点被看戏的士兵开枪打死,致敬了他的父亲、著名表演艺术家陈强艺术人生中的真实事件,更是让祖孙三代“隔空同台”。生死相依震撼人心剧中,班主一直坚守着祖宗定下的规矩“应了的戏就得唱”,拿了主顾的定金就一定要遵守信义,但是在风云变幻的时代中,每个人的命运都身不由己。只有昆曲戏班中青梅竹马的一对小生小旦演员,反倒在生死之际解开误会。沉浸在爱情中的二人,漠视包围着他们的枪口,尽情投入到《牡丹亭·惊梦》的表演当中,生死相依,不离不弃。至雅至柔的昆曲艺术与残酷无情的战争暴力形成了强烈反差,这份艺术和情感的大美,这份无视暴力与死亡的无畏,不仅震撼了台上拿着枪的官兵,也深深触动了台下每一位观众。台上各位演员都很有特色,尤其是刘欣然扮演的昆曲小生十分惊艳。从票友到男旦,再到京剧话剧两门抱,又到如今的文武昆乱不挡,刘欣然的每一部戏都有新的成长和进步,看得出幕后下了不少苦功。最后一幕恍然如梦最后一幕,漫天大雪中,古戏台兀自矗立在战争留下的废墟上,老班主决意率和春社为所有战争中逝去的生命正正经经演一出真正的好戏《牡丹亭·惊梦》。痴疯的少东家也终于演上了自己向往已久的角色,召唤亡魂围着戏台上场,同飨正声,同得安慰。整个舞台如同一场超现实的梦境,令人凝神屏息,一起入境入戏入梦。值得一提的是,剧名“惊梦”既点明了剧中多次提到的昆曲《牡丹亭》经典唱段,“惊”与“梦”又巧妙地诠释了乱世与人生、现实和艺术的哲学关系。这部剧比《戏台》更强调“戏台”和“戏比天大”的意义,观众在走出剧场后,也收获了比笑声更值得长久回味的人生感悟。(记者/王润)来源:新华网